晴初霜旦

『每至晴初霜旦,林寒涧肃,常有高猿长啸,属引凄异,空谷传响,哀转久绝。』

『魔道乙女』别旧人 十三

ooc预警


可单独食用


拆忘羡预警


部分参考前文[阡陌守心]


第三人称视角



>>>


【叁拾柒】



魏予安发现了一只白色的蛹。


那只蛹肥肥胖胖,用雪白的丝把自己结结实实严严密密地裹在自己的世界里,垂挂在不显眼的石壁角落里,借着高高的草丛遮掩自己的身形,似乎非常担心被天敌抓了去。



魏予安静静地蹲在地上,想用手去戳一戳那只一动不动的蛹,可刚伸出手,就想起自己阿爹说过的话,若在它们孵化前贸然用手触碰,那些美丽的蝴蝶就会因此死在束缚它们的茧里边。



她又把手收了回来。



魏予安静静地蹲在地上,一动不动,直...

2019-09-19

目前舊人番外暫定:


現代番,分上下,萬字左右


溫爸溫媽小番外,溫旭大哥溫晁二哥醬油


魏氏夫婦沒有寫在正文里的小日常

[暫定:《取名》《青絲》《不欲》]


舊人的系列:


①魏氏夫婦  ✓

②江氏夫婦

③藍氏夫婦✓

④聶氏夫婦


這大約就是舊人全部的系列,以魏氏為主線,其他作為分支。


分支不會太長,大約也就1W左右。


最後:


我以後再也不隨隨便便開坑玩了。

2019-09-14

【魔道乙女】无神

ooc预警

神仙姑娘×将军澄

@非晚

姐妹,你的梗


——


【江澄】

出征前,皇都的少女送了他一丛百合,江澄颔首谢过她后,将之别在胸口。


“祝福你,”少女淡淡的说道,“希望你能带回和平,神会与你同在。”


神。


年轻的少将曾与同僚讨论过这个话题,得出的结论是——


如果神真的存在于世间,人们虔诚的祈愿能够得到回应的话,那么硝烟、疾苦、流离、愤怒……都该消失殆尽。然而,他眼前的这片尸山血海恰是反证。


一场鏖战结束后,江澄倚在一树古桃旁闭目养神,这树古桃是与他在这场战争中不多的幸存者,数不胜数的尸体混合着刺鼻的腥臭将一人一桃包围着,淹没着,几乎分辨不出活...

2019-09-11

〖魔道乙女〗再别

ooc预警

拆忘羡

小姐×管家

你们就当这次是保姆羡

我先溜了

————

【序】

我听见雨滴落在泥土里的轻响

我听见心扉扣开的叮咛


我喜欢声声沙哑的情话

我更喜欢笑着的你


………



………


【一】


当男主角的枪抵在反派的脑袋上时,魏无羡反手就把你拖回来捂住了眼睛和耳朵。


电影院里的背景音乐澎湃又悲壮,伴随着一地的鲜血与逐渐升高的视角,那片如彼岸花的红色也隐没在了暗下的屏幕里。


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于是赶紧问身旁的他:“打谁了,打谁了,他打谁了?羡哥哥,你干什么捂着我眼睛?”


半大的孩子好奇心都强,魏无羡没有正面回答你,心里却在飞快地想着一些瞎话...

2019-09-10

旧人大约十五章就完结了,很快的,霜旦把旧人完结了就开始连载【景行】的问归。


别催了,毕竟问归不完整,有很多需要修改的地方,剧情不精彩,我写得不舒服你们看得也不起劲啊………


而且江澄篇的需要更多的设定,以及剧情,不比魏哥的[薄情],只要在剧情线上发挥就行了,江澄的相当于要在一条很模糊的剧情上延伸扩展。。。


所以。。。


😔

2019-09-09

『魔道乙女』别旧人 十二

ooc预警

可单独食用

拆忘羡预警

部分参考前文[阡陌守心]

第三人称视角


>>>


【叁拾肆】


生命其实是一个漫长的轮回。


温楠还小的时候,听随身的侍女说过,自己的母亲孕自己的时候非常辛苦,其艰苦比孕自己的两位兄长还要再厉害些。


至于是个怎么艰苦法,温楠承认自己已经记不清了。因為那个时候她不以为然,如今轮到自己之后才恨自己当初怎么不逮着机会多问那些人几句,否则也不会像如今这样落了个毫无参照的田地。


——温楠啊温楠,你真是蠢死算了!


 温楠捂着小腹在回廊廊柱下喘息的时候,是这么愤懑的想着的。这疼痛自她有孕第二个月开始就来了不知多少回,可却没有一次是能习...

2019-09-08

『魔道乙女』事后教诲

ooc预警

乙女向

姑娘比蓝漂亮大一点儿

霜旦交功课了


 突发奇想的产物

写得随意,也许可以当成大纲看

一些自己对爱的理解?

————


    皎白月色无声淌过窗框,徐徐夜风钻进半掩的窗来,轻柔无声地拨撩起纯白似透明的薄纱。夏末秋至的夜总归是微微泛了些凉,季末的蝉鸣稀疏低矮,倒像是有气无力地哼起不成调的安眠曲了。
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便自睡梦中跳脱出来,蓝曦臣缓缓睁了眼,略有些茫然地望着纱幔怔了数秒,片刻后昏昏沉沉顶着一头略微凌乱的发撑起身来。薄毯自他上身滑落,褪去遮掩得以让黯色月光勾勒他半裸的上身...

2019-09-05

糟蹋了楠妹和魏哥,我就想糟蹋一下女儿。


实不相瞒,我想写现代警察篇的景仪。


是的没有错,坑王晴初霜旦又开始大言不惭了。


谁说我总是写虐的?我也有甜的时候嘛。

2019-09-04

我听一个人说过这么一句话,大概意思是每个作者写出来的东西,都是半成品,需要读者结合自身经历去品读,有些人品出了蜜糖,有些人品出了砒霜,这都是正常的。


如果遇到志同道合的人,从同样的文字里看到了同样的灵魂,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。


当然……如果读者的反馈全都是“这是把大刀”。。。。作者就要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了。


——给晴初霜旦那个优雅婆娘。😶😶😶

2019-09-02

『魔道乙女』别旧人 十一

ooc预警

可单独食用

拆忘羡预警

部分参考前文[阡陌守心]

第三人称视角


>>>


【叁拾】


魏予安从小就知道自己与云梦江氏的大小子江清有婚约。


所以当魏予安和江清成了婚,亲眼看着自己一身华美的婚服落在地上的时候,魏予安并没有觉得有多羞涩,反而是在想,自己阿娘当年在与阿爹圆房时,也是这般的么。


江清大不了她几岁,两人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他当魏予安兄长的时候比当夫君的时候更长也更久。


魏予安胸前的纽扣松散,丁当着跌在地上,身上那点布料被揪着,勒在身上闷得慌,魏予安也说不上是疼,只是好奇。


江清似乎看上去有些兴奋,这是魏予安没有见过的样子。在他想要吻过来的时候,魏...

2019-09-01
1 / 16

© 晴初霜旦 | Powered by LOFTER